同人文堆放处

主博为辛贾文堆文处。
子博为小排球堆文处。
辛贾文已停更。
子博双子北同人持续更新。

【辛贾】辛德利亚国王辛巴德x煌帝国皇子贾法尔的陨石天坑级别脑洞大纲文

①根据Magi原作的平行世界梗而生的脑洞,内容很大程度上脱离原作。

②基本设定:辛德利亚国王辛巴德,辛德利亚Magi裘达尔,煌帝国皇子贾法尔,煌帝国神官阿拉丁,弱ABO。

③全篇为大纲文,很多部分还是聊天记录修改,非常口语化,可能有不少错别字,请见谅。

④以后有机会可能会尝试将一些有趣的片段小说化。

 

平行世界概述:

和平欢乐向+弱ABO,无八芳星,以相对温和的劳役制度取代奴隶制度。部分角色有少量年龄调整。魔神迷宫只出现了巴力,而且是个意外,由辛巴德攻略。且巴力说明了辛巴德死后自己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不存在继承可能性。魔神能力相对弱化,虽然强但是并未超越常规战争范畴,对大国而言尚可容忍。

 

弱ABO世界观阐述:

原本是与现实世界男女差异不大的世界,男性+女性生育的观念深入人心。随着文明的进步,发现部分女性可以让他人受孕,部分男性可以受孕。

总体上来讲,只要是男性+女性的组合都可以正常生育,无论任何一方是A、B还是O。

男B和女B占人口构成的绝大多数,生理状况跟现实世界的男女没有差异。

男A有比男B更强的能力让女性或男O受孕。

女A有让其他女性或男O受孕的能力,但能力相当于男B。

男O可让女性受孕,但能力弱于男B。男O的生育能力相当于女B。

女O则是生育能力非常强的女性,类似于英雄母亲。

女A和男O都非常少见,特别是男O,人数不超过1%,在部分保守地区甚至不被承认。

发情期弱化处理,不会影响正常生活。ABO的气味也可以通过长期服用几乎没有副作用的煌帝国秘药来消除。

 

辛巴德情况简述:

唯一的迷宫攻略者,建立了七海联盟,新兴海岛国家辛德利亚的国王。拉同盟收同伴的剧情基本同辛冒,但是因为世界相对和平,不存在堕转的情况。

臣属八人将,从暗杀组织投奔过来的维特尔担任文官长,但是因为能力有限导致辛德利亚的文治处于弱势,财政一直吃紧。优秀文官绝赞招募中,曾经考虑过从他国挖角但没找到合适的对象。偶尔会被八人将建议干脆娶个贤惠的王女或公主来弥补文治的不足。

在煌帝国的村落捡到了Magi裘达尔。Magi和国王互为损友。

 

 

以贾法尔为主角的主线剧情概述:

 

贾法尔的母亲是异国的舞娘,他诞生于练白德醉酒后意外的一夜情,是一名男性Omega。最初煌帝国不知道有这样一位皇子,被母亲生下后按照故乡的习俗起名叫贾法尔。六岁时母亲病故,被非法的奴隶商人卖入暗杀组织并接受训练。

八岁时被煌帝国的占卜揭露其存在,煌帝国派人寻访这位流落在外的皇子。当时的贾法尔已经熬过暗杀组织的训练但尚未执行过暗杀任务。后煌帝国与暗杀组织的交涉持续了一两年,终于花费不菲的代价赎回皇子。这段时间里依然学习着暗杀组织的技术,但待遇相对较好,没有生命危险。

回到煌帝国后作为第五皇子被取名练白泉(兄长为练白雄、练白莲、练红炎、练红明,因具体出生日期不明只知道大致和练白瑛同岁,一般认为练白瑛是姐姐,弟弟为练红霸,练白龙,妹妹练红玉及其他皇女)。作为煌帝国的皇子接受了良好的精英教育,很快在政治经济方面展露出独特的才华。

当时在兄弟姐妹中已经公认未来由红明出任宰相,白雄认为白泉可以辅佐红明,但红炎认为白泉辅佐红明未免有些屈才。红炎坦言白泉的能力更适合去为一个全新的国家规划蓝图,而不是拘束在已近完成形态的煌帝国中。但既然白泉是练家的子孙,虽然可惜,却也没有别的选择。

由于异国人外貌和出身低贱的双重原因,贾法尔在煌帝国的宫廷和重臣中也曾遭受非议。但练家的兄弟姐妹之间相互友爱,兄长曾多次斥责对第五皇子冷眼相待的庭臣。来自家人的关怀使得贾法尔慢慢摆脱暗杀组织留下的阴霾。他敬重白雄、白莲两位兄长,因为对历史、经济的兴趣而和红炎和红明两位兄长比较谈得来。由于出身相近成为了红玉最亲近的兄长,常常教红玉读书。跟白瑛一起照顾最小的弟弟白龙,展现出对孩子的喜爱和关心。

后来年幼的Magi阿拉丁成为煌帝国的神官,也是贾法尔自告奋勇照顾对方的生活起居。但是由于有非常强的溺爱小孩子倾向,把煌帝国的Magi喂成了西瓜身材,被兄长们勒令让阿拉丁减肥。

虽然表面上是品行良好很有教养的煌帝国皇子,但内心其实隐藏着亲自了解这个世界的渴望,不想一生被拘束在皇宫里。平时的表现也隐藏着猫一般的顽皮,常常用在暗杀组织学到的技术偷溜出宫殿。最开始很容易就被白雄和红炎逮住教训,但后来随着技术愈发纯熟,已经很少被兄长们抓到。虽然身为Omega,但长期服用煌帝国的秘药隐蔽了身上的味道,外人无法识别。

和性格开朗活跃的阿拉丁长期相处,更是坚定了贾法尔要外出旅行的想法。

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准备,在第五皇帝年满二十岁那一年,他和煌帝国的Magi一起偷溜出宫。只给兄长们留下一张“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大意)的纸条。

原本以这个知书达理的弟弟为傲的白雄气得暴跳如雷。平时不吭声,一搞就要搞个大新闻,你让我这个当哥哥的很为难你知道吗!他立刻下令要不惜一切手段把白泉和Magi抓回来,想了想又加上“千万不能伤到他们”的条件。

这个大新闻也导致白龙被严加看管一年的悲剧,就不细表了。

 

由于异国人的外貌而很少出现在煌帝国公开仪式上的练白泉被称为“最神秘的皇子”,除了练家人和帝国重臣,少有人知道他的长相。而神官阿拉丁在成年前也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所以,一旦离开煌帝国控制的领域,改换衣装的两个人就不必担心会被认出来。为了不暴露身份,在外人面前,贾法尔重新使用了母亲给自己起的名字。

横穿沙漠的他们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救出了被领主囚禁的少女摩尔迦娜,并听说她有一位兄长,准备在游历途中帮她寻找失散的亲人。一行三人即将抵达巴尔巴德的时候遇见了全身上下只有一片叶子的裸男。

因为是Omega的皇子,所以在白雄和红炎一直教导白泉在外要多加小心,对男人也不能掉以轻心。打倒裸体痴汉的方法要多少就有多少,不过贾法尔转念一想,说不定当地土著的服装就是这样呢,毕竟他看书上写有的地方的人只穿草裙,便友善地与对方交谈,得知对方是被盗贼偷光随身行李的可怜人。

虽说是犯罪者的不对,但不知为何,他听说那个自称“辛”的裸男是烂醉路边什么都不记得之后,忍不住说教了他一番。对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地表示希望自己身边随时都能有这样一位直言不讳的朋友。辛的气度颇令贾法尔心折,再加上对方见多识广,两个人聊得非常投机。

作为上帝视角,这里要先说明一下,辛巴德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虽然是真的醉卧路边被偷走衣服和行李,但他在见到阿拉丁后就认出对方是煌帝国的Magi。根据辛德利亚情报网得到的信息,煌帝国的五皇子和Magi一起离开皇宫不知下落,辛巴德迅速判断出这个异国人长相的很有可能就是五皇子。煌帝国的练红明和据说有宰相之才的五皇子练白泉是他觊觎已久的文官候选,可惜考虑到这两个人的皇子身份基本上不可能为辛德利亚所用。既然恰好在路边遇到对方又没表露自己的身份,辛巴德索性也装作不知按照普通朋友的方式刷好感度。

接着跑剧情,来到巴尔巴德后,阿拉丁认识了阿里巴巴,两个人一见如故。辛巴德也去见了自己的老师拉希德王。拉希德王的身体日渐衰弱,希望阿里巴巴能够继承王位,并且希望辛巴德能够指导自己的儿子如何担任国王。辛巴德问贾法尔是否惊讶自己的身份,贾法尔表示不惊讶,说自己已经猜到了——“我以为自己是辛巴德冒险最忠实的读者,而你比我知道得更多更详细,除了亲身经历七海霸主冒险的人还能有谁呢?”

巴尔巴德的情况还处于可以挽救的阶段。通过辛巴德和阿拉丁的开导,阿里巴巴想通了自己的道路,并和卡西姆好好交流了一番。阿里巴巴决定成为国王,并和自己的兄弟伙伴们一起将巴尔巴德往议会制的民主国家方向建设。卡西姆也决定辅佐阿里巴巴,开始了艰苦的学习。在政治经济转型政策的制定上,贾法尔帮了大忙,使得辛巴德更想将这位煌帝国的神秘皇子收为己有。

巴尔巴德的事情告一段落,在决定下一个目的地的时候,阿拉丁和摩尔迦娜谈到寻找亲人的事情。早就留意到摩尔迦娜特殊之处的辛巴德说,他的八人将之一也是法纳利斯,似乎早年与妹妹失散了。反正贾法尔他们准备在世界各地游历,他作为国王邀请他们来辛德利亚参观。久闻新兴贸易国家大名的贾法尔欣然应允。

前往辛德利亚的旅途上发生了不少无惊无险的小事,一行四人对彼此的了解也随之加深。反正在船上也无事可做,辛巴德常常找贾法尔彻夜长谈,关于冒险的经历,关于异国他乡的见闻,还有关于建立国家的事情。贾法尔对他所说的事情非常感兴趣,时不时会发表自己的见解。

原本只是想和对方拉关系的辛巴德意外地发现,对方和自己之间有着不可思议的共鸣。虽然他身边有许许多多彼此信赖的伙伴和臣民,但遇到对方的那一刻他才确信,自己身边缺少像贾法尔那样一个人,能够如此深入地理解他的理想,对他的问题直言不讳,和他一起抚育辛德利亚这个全新的国家。从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他就渴望得到贾法尔,可对方偏偏是煌帝国的皇子。

抵达辛德利亚以后,摩尔迦娜在港口见到了来迎接自己的马斯鲁尔,兄妹相会的场面很感人。辛巴德为贾法尔和阿拉丁介绍了辛德利亚八人将,贾法尔意外地发现一位故人。

“……维特尔先生?”

“你是……贾法尔?”

好奇的众人打听两人之间的关系,贾法尔也没有隐瞒,就说自己小时候也曾经被非法奴隶商人卖给暗杀组织,后来家人得知这一情况把自己搭救出来。维特尔也说当时确实很惊讶,组织居然会放人,说贾法尔的家人一定很爱他,为了救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然后八人将都以为贾法尔是哪位富豪或者商会会长家的少爷,所以教养良好见多识广。这次辛巴德看上了他(的才能),想招揽他担任辛德利亚的政务官。

至于阿拉丁和辛德利亚的magi裘达尔,两个人一见如故地打闹起来。

在庆祝贵宾到来和马斯鲁尔兄妹团聚的晚宴上,气氛非常热烈,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马斯鲁尔以一敌多酒战群雄不落下风。喝到微醺的辛巴德发现贾法尔不见了,走出宴会场绕了一圈,在辛德利亚王宫的最高点找到对方。思考片刻,他最终决定以魔装的姿态飞上去找对方,并表示自己年纪也不小了真要直接爬上去还有点困难。

辛巴德跟贾法尔开玩笑,说你好像猫一样。贾法尔表示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忍不住想到至高点上瞭望一番,这样肯定能找到别人没发现的新东西。辛巴德问你对辛德利亚的感想如何,贾法尔表示说是个很好的国家,像你一样,我很喜欢。辛巴德问这是告白吗?贾法尔笑了笑,拿出了藏在袖子里的绳镖晃了晃,表示就算看上去很乖的猫依然有爪子和牙齿。

两个人坐在王宫顶上聊天。贾法尔说见到维特尔先生让自己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幼年时颠沛流离的生活和母亲的病故。饥寒交迫的他曾经幻想着有一个国家能够友善地接待自己和母亲,有温暖的房间和可以果腹的食物。假如那时候辛德利亚已经建立,或许现在的他也是辛德利亚的国民吧。所以他真的很敬佩辛巴德,能够建立一个实现自己童年的梦想的国家。在这里一切都是崭新的、生机勃勃的。辛巴德表示你现在移民也不晚啊,我绝对是大欢迎。贾法尔表示,但我有家人啊。虽然是一个大家族,兄弟姐妹很多,难免吵吵闹闹,但都很亲密,兄长和姐姐很爱护弟妹。还有个小妹妹(红玉),和我一样出身不好,她平时很黏我,我还要回去照顾她,给她念书。

果然还是没法成为我的东西啊。

辛巴德没把失望写在脸上,而是问贾法尔想不想近距离研究一下魔装。想起红炎一直对辛巴德的魔神应用非常感兴趣,或许自己能满足一下兄长的求知欲,贾法尔立刻答应下来。于是辛巴德抱着他飞起来看星星看月亮,还被好奇的贾法尔上下摸了好多遍。尽管过程浪漫,但贾法尔最后的感想是“好像不太稳,比阿拉丁的飞毯晃得还要厉害”。

次日,辛巴德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带贾法尔参观辛德利亚王宫。参观到白羊塔的时候,贾法尔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沉默几分钟之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

这杂乱的分类!

这不合理的分工!

这一团糟的计划!

等贾法尔意识到时间的时候,他已经在白羊塔工作到深夜,肩上披着辛德利亚官服。工作做到一半总不能停下,反正也没有其他的事情,Magi阿拉丁也和裘达尔打闹得乐不思煌,他索性作为辛德利亚的政务官大展拳脚。

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让辛德利亚的文官全员信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让辛德利亚的文治焕然一新,就连平时被工作搞得焦头烂额的国王陛下都有空闲时间跑来嘘寒问暖端茶送水了。八人将纷纷表示国王陛下眼光太好了这位贾法尔先生简直是天生的辛德利亚政务官。

谢肉宴是难得的放松时光,聚在一起的国王、贾法尔、两位Magi和八人将都喝到半醉了。辛巴德抓着贾法尔去王宫吹吹风再回来,借着醉意跟贾法尔说,怎么感觉好像我在利用你哈哈哈,担任政务官的感觉如何?同样半醉的贾法尔表示,比想象中的还要好许多。说这里跟自己的祖国不同,祖国是一个几乎已经完成的国家,而这里是一个新生的国家,可以施展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抱负,把他变成一个是王理想中、也是自己理想中的国家。还觉得,如果再这样生活一段时间,恐怕会舍不得离开吧。辛巴德趁机抓住对方的手表示,留下吧,和我一起养育这个国家。

两个Magi开始比谁能在空中炸出最漂亮的效果,声光效果过于轰华绚烂导致所有醉酒的睡着的人都醒了。众人重新齐聚一堂准备想用最后一道豪华大餐。但由于建国时间短,对南海生物的研究不够深入,导致食物相克,吃过之后所有人都是上吐下泻。好在症状不算严重,服用药物后一两天就康复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国内工作刚恢复正常,突然得知煌帝国舰队开过来的消息。根据侦查得到的消息,虽然舰队浩浩荡荡,但是并未携带发起战争的武器,武装上很克制,跟普通商船的程度差不多。时间上有点晚,不过煌帝国还是发出了外交知会,说派遣总督练红炎出访辛德利亚。

八人将如临大敌,但辛巴德只是叹了口气表示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让他们做好迎接工作,自己去白羊塔把忙碌的贾法尔拽出来。另一边,皮斯缇迦尔鲁卡他们刚好遇到和雅姆莱哈一起过来的阿拉丁,就和他说了现在的情况,让他们小心,没想到阿拉丁毫无紧张感地说“红炎叔叔果然来了啊”。辛德利亚的Magi非常不屑地表示,你们是傻瓜吗,这个小不点明明就是煌帝国的Magi,在这里这么久消息肯定传出去了,煌帝国没反应才奇怪呢。

八人将(除了雅姆莱哈):“诶诶诶诶诶诶!!!”

迎接煌帝国的场面依然盛大,练红炎走下船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会直奔阿拉丁,谁知道他和煌帝国的神官只是打了个招呼被叫声“叔叔”就直奔辛巴德那边去了。八人将下意识地提高警惕,谁知红炎大人冲着辛巴德大喊:“白泉,你给我出来。”

白泉?

虽然有人知道煌帝国最神秘的皇子是练白泉,不过大多数人还是一脸问号。

场面变得愈发诡异,以辛巴德为中心,红炎开始绕圈圈,而从另一侧绕圈圈的人赫然就是没来得及脱下辛德利亚官服的贾法尔。两个人就这样以“你给我出来”和“你看不到我的”气势绕啊绕了好几圈,结果辛德利亚的官服袍角飘起来被红炎抓到了。

被兄长逮住的贾法尔终于放弃了抵抗,规规矩矩地行礼后恭维道:“皇兄的胡子还是那样帅气又时尚。”

“你夸我的胡子也没用,乖乖跟我回去和白雄大哥解释。你怎么连辛德利亚的官服都穿上了?成何体统!”

此处应有横跨画面的巨大字幕:

煌帝国第五皇子练白泉

八人将:“诶诶诶诶诶诶!!!”

辛巴德挺身将贾法尔护在自己身后,开始了熟练的对外交涉,表示为了两国之间的传统友谊,不如将白泉皇子留在这里作为常驻使节。红炎表示辛巴德你一定要我把话说清楚么?我知道你打算从煌帝国挖角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兄长,我要查清楚弟弟在你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从他来辛德利亚的第一天开始,你给我一字一句说清楚。

反正最后演变为要用雅姆莱哈的水魔法证明煌帝国皇子没有在辛德利亚受到不当对待的情况。

贾法尔来辛德利亚大概有两个月。反正觉得自己问心无愧,辛巴德就让雅姆莱哈直接放。因为时间有限所以用128倍速放,正好太阳下山之前能放完。八人将那边看了一会儿就变成八卦聊天模式,迦尔鲁卡小声问贾法尔是不是在家里说不出口的苦衷才选择背井离乡?旁边的皮斯缇已经脑补出诸如政治斗争皇子夺嫡阴谋迫害之类的宫斗剧情,结果贾法尔表示并非如此,只是因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水人小电影其实挺无聊的,全场除了关心弟弟经历的红炎大人以外,基本上大家都是看个开头就开始喝茶聊天等结尾。吃着零食聊着天,眼见水人小电影放到前几天的谢肉宴,辛巴德和贾法尔离开宴会去王宫聊天还都正常,结果突然就进入了不可描述的少儿不宜的场景。

在座众人都是什么眼力啊,就算是128倍速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最糟糕的是因为128速放,想要叫停或者遮掩一下已经来不及了。

贾法尔:“哎?”

辛巴德:“哈?”

八人将:“为什么你们两个当事人是最惊讶的啊!”

冷静的红炎大人冷静地走过来冷静地把练白泉抓回自己身边冷静地说:“侮辱煌帝国皇子罪无可赦。”

辛巴德:“等一下,红炎殿下,我们都是男人啊,又不会有什么……”

裘达尔:“哈?笨蛋陛下,你不知道么?他可是有了你的孩子啊。”

辛巴德:“啊?”

裘达尔:“看魔力的流动就很清楚啊,肯定是你的孩子。”

辛巴德:“混蛋,你怎么不早说!”

裘达尔:“你又没问,怪谁啊?”

贾法尔:“是真的吗,阿拉丁?”

阿拉丁:“是真的哦,贾法尔哥哥。我以为你们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就没说。”

红炎:“拔刀吧,辛巴德!”

贾法尔:“冷静啊兄长大人,这件事情我也有错。我会自己承担责任,将来告诉孩子他娘是流水线上……”

辛巴德:“贾法尔你这个冷酷的男人!明明是我的孩子,什么流水线上来的!”

红炎:“你闭嘴!你想发动战争吗?”

辛巴德:“等一下我觉得这里应该有个联姻的选项啊!”

红炎:“煌帝国的皇子绝不会外嫁,这是原则问题!”

嗯,总之那一天的会谈是在混乱的场面中结束的。

次日,冷静下来的双方首脑都重申了和平的原则。红炎表示他无权处置这种级别的外交事件(家事),要带白泉回皇宫后由陛下定夺(家族会议)。贾法尔和阿拉丁也换回煌帝国的装束随红炎大人一起回国。辛巴德没能再得到和贾法尔说话的机会,只能和黑着脸的红炎表示我确实有意迎娶五皇子殿下出自真心。

煌帝国舰队离开后,辛德利亚的国王陛下一个人坐在久违的越堆越高的工作里含泪怀念自己的老婆孩子(?)。被旁人问及是不是因为工作太多而欲哭无泪的时候,辛巴德愤然表示才不是,他只是担心孤儿寡母回去被欺负。

 

此时在煌帝国舰队上,气氛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贾法尔问红炎是不是也想出来游历各国满足求知欲才接下找他的任务,红炎表示有一半是,另外一半也是担心弟弟和Magi的情况。国内有白雄、白莲和红明他们在,也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贾法尔很好奇说舰队的规模比想象的要大很多,红炎表示,其实本来不大,但是游历各国各种帮家人买手信收集资料购买珍本古籍,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军队规模。

贾法尔主动跟兄长讲了很多辛德利亚的新奇事情,红炎果然是听得眼睛闪闪发亮。而见到弟弟讲得那么开心,聊天结束后,红炎也问弟弟,是不是真的喜欢辛巴德?是不是真的想留在辛德利亚?

沉默半晌后,贾法尔点了点头。他说他很爱他的兄弟姐妹,如果真要离开煌也会恋恋不舍,但是……在辛德利亚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好像找到了自己未来的归宿。

红炎拍了拍他的肩膀,只告诉他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回到皇宫之后,贾法尔就看到红玉和白龙一左一右哭着朝他跑来。红玉是因为太久没见到兄长泪眼汪汪,白龙是因为哥哥被找回来终于解除了严格的管制而痛哭流涕。红炎给兄弟姐妹们送手信的时候,辛德利亚的颜艺脸特产使得众人纷纷露出“果然是红炎大大的fashion品味”,贾法尔赶紧帮忙解释说辛德利亚的特产全都如此颜艺的不是兄长大人的错。品味独特的红霸显然对这种奇怪造型的手信情有独钟,贾法尔索性把自己之前买到的也一起送给了他。

安抚完弟弟妹妹并答应睡前帮红玉念书之后,贾法尔被红炎拽走去开成年人的家族会议。煌帝国的皇帝练白德已经年事已高,国务大多交给练白雄处理,白莲和红明从中辅助。红炎找到白泉后也写信让白瑛赶快回皇宫开家族会议。傍晚时红家两人白家三人外加当事人练白泉聚在一起讨论目前的状况。

从个人能力上和政治形式上,所有人都认同让白泉和辛德利亚国王结合并非坏事。有红炎的证言,也能够相信辛巴德确实是想要白泉作为首席政务官打理国事。作为一个新兴的国家,辛德利亚和七海联盟或许会成为煌帝国的心腹大患,但假如是由白泉培育的国家,那就很容易互相理解互相信赖,将可能存在的冲突和摩擦最小化。而且辛德利亚王国未来的继承人也有练家的血统,两家的血脉一同延续本身就是最牢固的政治联盟。红炎也说过,白泉的能力在辛德利亚那样的国家才能得到最好的发挥,能够实现身为练家男儿的远大抱负。

但最大的问题是,哥哥姐姐们不信任七海种马的私生活,怀疑弟弟过去会不会受委屈,辛巴德是不是又预谋的骗才(才能)骗色。于是红明很快制定好针对辛巴德的一揽子计划,红炎白瑛白莲一致通过,白雄宣布就这样定了。

白泉:“我觉得有些太苛刻了,辛他毕竟……”

白雄:“离家出走的人不许说话。”

 

辛德利亚国王在堆积如山的工作里盼星星盼月亮等着煌帝国的答复。终于鸿雁传书告诉他结婚可以,但是必须接受一些杂七杂八的条件。

例如,煌帝国的皇子不能外嫁,但可以迎娶异国人作为皇子妃。辛巴德要以辛德利亚国王的身份嫁入煌帝国,改名练辛巴德,并承认自己的身份为第五皇子妃。还要求辛巴德独自一人来煌帝国参加传统的结婚仪式,穿新娘礼服,等等等。

八人将和Magi的反应:“什么,居然要(笨蛋)陛下穿新娘礼服——那能看吗!太伤眼了,坚决不能同意!”

新就任的巴尔巴德王阿里巴巴听说辛巴德叔叔要嫁人了,还特意送了一条超豪华的煌帝国风新娘盖头过来,聊表孝心(?)。

嗯,国王和大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反正经过一番鸡飞狗跳的纠结和准备,辛德利亚国王还是带着Magi(裘达尔:“嘿,笨蛋陛下,我要去找阿拉丁那个小不点去玩”)毅然决然地上路了,顺便暂时逃避了堆成无数黑暗之塔的工作。八人将表示既然王有带金属器去,就算没法抢亲成功逃命也应该没问题,所以他们不跟着也无所谓。

刚进入煌帝国就遇到了迎接他们的大部队,为首的自然是四十米大刀,啊,不对,是练红霸。红霸表示最近边境上好像有骗财骗色衣不蔽体的奇怪盗贼,所以兄长们让他来迎接辛德利亚国王。一路上辛巴德就心惊肉跳地看练红霸在前面开路耍大刀,问裘达尔煌帝国到底有多少兄弟姐妹需要应付,裘达尔则嘲讽说笨蛋陛下你是被吓傻了吗,煌帝国的情报你明明比任何人都清楚。

部下A:“红霸大人今天心情很不错呢。”

部下B:“大概是因为见到了制造出他非常欣赏的艺术品的那个国家的王所以很高兴?”

总之算是平安无事地抵达了皇宫,裘达尔自己熟门熟路去找煌帝国的神官玩了,把国王陛下一个人抛给要独自面对未来伴侣的四位哥哥的修罗场。

同一时间,留在辛德利亚的八人将正在讨论,猜测国王陛下去了煌帝国迎亲会有怎样的结局。比较有经验的已婚人士表示,娘家肯定要问问女婿(?)的基本情况呀,例如家里有多少土地,多少钱,几口人,未来会不会纳妾之类的。但是也有人表示反对,说煌帝国那么大的一个国家,不会再问这些庸俗的问题吧?主要还是看能不能带来稳固的政治同盟之类的。

实际场面:

白雄:“辛德利亚的土地面积多少?人口多少?每年的财政收入多少?你的后宫里现在有多少人?未来还准备娶多少?”

辛巴德:“……”

顺便说一下,刚进来的时候辛德利亚国王就看到会议室的墙壁上正中挂着红炎殿下笔力雄劲的大幅书法。据说这一行字未来准备加入练家家训的豪华套餐。

“路遇裸男当场打死”

 

另一边,在辛巴德通过考验前被严格禁止与之接触的贾法尔正在凉亭里和白瑛交谈,顺便把点心分给吃完自己那份还想再要但又不好意思开口的红玉和白龙。白瑛很关心弟弟是不是真的爱着那位大人,贾法尔笑着给出肯定的回答。白瑛说虽然会有点寂寞,但是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开家的。她支持他的选择,并希望他一切顺利。正说到这里,被盘问得半死不活的辛巴德终于走出来了。贾法尔还没来得及说话,红玉先一马当先冲过去了。

“你这个坏人,我要和你决斗!”

拔出发簪的红玉哭着喊道。

辛巴德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啊不,是莫名其妙。他来煌帝国之后都是目不斜视规规矩矩怎么也不可能惹到这位小公主啊。

白瑛急忙拦下红玉,并为她的失礼而向贵宾道歉。可红玉挣扎着哭着表示不许别人把白泉哥哥带走。好不容易见到一位通情达理的练家人,辛巴德非常感动地牵起白瑛的手千恩万谢,突然感到自己的屁股上被戳了一枪。

转头一看,白龙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练习用的木枪扎他,还很生气地喊:“你骗走我哥哥就算了,别想再打我姐姐的主意!滚开,离姐姐远点!”

几乎成为练家全民公敌的辛巴德狼狈不堪地逃走,被贾法尔捡回自己的房间。终于有了一个可以两个人安静谈话的地方,望着穿着煌帝国服饰的贾法尔,辛巴德轻声说,你真的有很多很好的家人,就这样离开,脱下这身衣服,你会后悔吗?

贾法尔反问,难道去了辛德利亚我就不能穿这身衣服吗?辛巴德表示不会啊,你可以穿你喜欢穿的衣服。贾法尔说,所以,我不是失去了什么或者离开了什么,而是得到了新的可能性和新的家。像是衣服,我可以穿煌的衣服,也可以穿辛德利亚的衣服。这里依然是我的家,同时,我也会拥有一个新的家,我们的家,将来我的兄弟姐妹也可以来做客。

辛巴德十分感动,然后问贾法尔,真的要我穿煌帝国的新娘装吗?贾法尔表示那是红明皇兄给你安排的考验,应该不会真的实施。第五皇子妃什么的也不是认真的,官方记录上是第五皇子会作为常驻七海联盟的外交使节前往辛德利亚。

次日,告别亲人的贾法尔和辛巴德一起离开。红玉抱着哥哥哭哭啼啼,白龙也很舍不得,贾法尔再三保证说等他们长大些,白雄皇兄和红炎皇兄就会同意让他们去辛德利亚探亲。意气风发登上返回辛德利亚的船,辛巴德问贾法尔,回去办婚礼要辛德利亚式的还是煌帝国式的,还没说完就开始自问自答,觉得两种都来一遍也不错。贾法尔说好啊,可以办两场,不过辛德利亚那场他穿新娘服,煌帝国那场就要辛巴德穿新娘服了。

航船乘风破浪,驶向属于他们的全新的未来。携手相伴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END】

 

后日谈

 

辛德利亚

 

辛巴德:“孩子这种东西呢,就是白天是天使,晚上是魔鬼啊……我觉得要那么一两个就足够了。”

席纳霍霍:“孩子多好啊!当然是多多益善!一两个怎么够。”

贾法尔:“我来帮辛翻译一下,他的意思是,在白天,陪伴孩子可以当成逃避工作的借口,所以是天使。到了晚上,因为我要陪孩子睡,所以就是魔鬼了。”

 

煌帝国

 

部下A:“红炎殿下,不好了,白龙皇子在辛德利亚和辛德利亚的Magi裘达尔……”

部下B:“红炎殿下,不好了,神官阿拉丁大人在巴尔巴德和阿里巴巴王……”

红炎:“谁把红明的胃药拿来让我吃两片,我胃疼。”


评论(15)

热度(336)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